快乐常识网

为什么栀子花这么香,反而备受冷落?

龍傲新視界

2021/7/21 0:58:08

为什么栀子花这么香,反而备受冷落?

其他回答(2个)

  • 名校咨询室

    2021/7/25 7:34:29

    鲁迅和朱安新婚之夜之后的次日清晨,周家仆人王鹤照发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:周家的人都说,鲁迅先生是很不高兴的,因为印花被的靛青把他的脸染青了。

    结婚那时,是夏天。其实是不大需要盖被子的。被染青了脸,大约只有一个可能——

    夜里,鲁迅哭了。

    第二天,新婚夫妇是需要去拜祠堂的,但鲁迅没有去。从第二天开始,他就搬到书房,拒绝上楼和朱安同房。

    从旁观者的角度,我有时候真的觉得,鲁迅对朱安,真的太残忍了。她做的棉裤,怕他不穿,趁着他去上班了,偷偷放在他一堆衣服里,他回来看见,居然扔了出来。她做的饭菜,人人都夸赞好吃,只有他说:干菜太多。她只好每天靠鲁迅的剩菜来判断,那些菜他吃得多一些,她就认为他喜欢,下次再做。那些菜他吃得少一些,她就不敢做了。

    在日记里,书信里,他从没有唤过她的名字,只写过“妇”。我靠这是个什么鬼称呼啊,不是妻子,不是太太,仅仅就这么一个字。

    他的母亲曾经问他,到底两个人有什么问题,他说聊不来。举例说明,原来他说起日本有个什么吃的很好吃,她就说她也吃过的。鲁迅对母亲说,实际上这个东西,在中国不可能吃到,她这样说,根本就是无聊。

    她不是无聊啊,她只是想要假装,和你有那么一点共同话题。

    鲁迅时刻是想要抛弃掉朱安的,在卖掉绍兴祖屋出发去北京之前,在八道湾和周作人兄弟失和要搬出去之前,他都问了朱安,要不要回到娘家?要不要待在八道湾(朱安和周作人羽太信子的关系更好)。

    朱安拒绝了,她说,你搬走,也要有人给你做饭洗衣服的,我和你一起走。

    她人生最大的,也是唯一的错误,大概就是鲁迅曾经要求她上学和放脚。她都没有遵循,如果她去上学了,大概就能够知道,这个世界上,最大的悲哀,就是像她一样,嫁到夫家去,却得不到一丝一毫的爱情。她明明知道鲁迅不喜欢小脚,却坚持不放脚,是她坚持自己那旧时的价值观——在结婚那天,她穿了一双大鞋,塞了很多棉花,伪装自己放了脚,结果,鞋子从轿子里滑出,大家都说,这太不吉利了。

    她的价值观,似乎一辈子没有变过。她最大的抗争,是有一次鲁老太太过生日,她走出来,对婆婆磕了一个头,对所有的宾客说,我知道,大先生不喜欢我,我这辈子,就是侍奉婆婆了。鲁迅对朋友们说,你们看,旧式家庭的女子,狠起来还是蛮狠的。

    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对于朱安最大的痛心,是她得知许广平已经怀孕。她对一个院子的俞芳说:

    过去大先生和我不好,我想好好服侍他,一切顺着他,将来总会好的——我好比是一只蜗牛,从墙底一点儿一点儿往上爬,爬得虽慢,总有一天,会爬到墙顶的。可是,现在我没有办法了,我没有力气爬了。我待他再好,也是无用。

  • 寻迹中国

    2021/7/31 6:55:38

    世界上有四种人,从上至下依次为:①自己把自己当回事,别人也把自己当回事;②自己把自己当回事,别人不把自己当回事;③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,别人把自己当回事;④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,别人也不把自己当回事。第①种是当权派,大权在握,唯我独尊,别人也得俯首听命,一些大财主也可归入此类。第②种学霸类,聪明绝顶、学业有成、自命不凡,立志将满腹才学货与帝王家,但如果没有取得权力和财富的可能,则基本一文不值,没人看得起。第③种啃老族。自己清楚没什么本事,全靠祖上福荫过上富贵日子。由于祖宗是第①种或第②种人,实力没了,好歹招牌还在,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,能唬住不明就里的普通人,尽管一代不如一代。第④种老百姓,不用解释。

    总体来看,孔子本人属于第②种,学而优则仕,在鲁国做过大官,不受待见,又跑去讲学,大叹“吾道穷矣。”至于孔子后代,意外因“独尊儒术”受宠后,便自然归到第③种去了。城头变幻大王旗,怎么办呢?为了保住家族富贵,基本原则就是谁拳头硬就拥护谁,管他得位正不正,顺不顺民心呢,谁叫咱虽然德能不配位,但人家当权者都挺待见咱,需要咱糊弄住读书人和老百姓啊,也就这点用处了,离开权门,咱啥也不是啊,不都喝西北风去了?于是儒家在孔府渐渐混成了“奴家”,一旦改朝换代,立马把旧主子撇一边,赶紧跪迎新主子去了,哪里还有什么殉朝殉国的事?

    南宋末年,当蒙古铁骑南下,文天祥等还在殊死抵抗时,在衍圣公孔元用的率领下,孔府审时度势,决定倒向忽必烈。为表忠心,孔元用亲率族人加入元军,清剿汉人“反贼”,“不幸”死在军中。元用元用,真是铁心为元所用了。

    1644年,是孔府最为尴尬和忙活的一年,因为这年城头变幻了三次大王旗。前三个月还是大明崇祯十七年,五十三岁的衍圣公孔胤植怕活不长了,向朝廷申请授予长子孔兴燮二品冠服,尽管大明危在旦夕,还是派人冒着战火将官服送到孔府。四月份,闯王攻破紫禁城,崇祯皇帝自缢殉国,孔胤植得到消息后,立即在曲阜衍圣公府供奉大顺国永昌皇帝李自成龙位,并且献出马匹饷银,跪纳大顺印信。五月份,清军入关,占领北京,成为大清顺治元年,于是孔胤植又拼着老命赶紧向大清皇帝和摄政王上投诚奏折——《初进表文》。

    表文中跪称顺治皇帝“圣帝山河与日月交辉,国祚同乾坤并永”,畏缩地表示“臣等阙里竖儒,章缝微末,曩承列代殊恩,今庆新朝盛治,瞻学之崇隆,趋跄恐后”。而后,清朝发布剃发令,全国百姓遵奉孔圣人教谕,各地反抗剃发风起云涌,扬州十日、嘉定三屠血泪未干,衍圣公孔胤植则数典忘祖、积极拥护,又奉送《上剃头奏稿》,“恭设香案,宣读圣谕”,并保证“遵奉圣谕,俱各剃头”,举行了隆重的剃发仪式,并要求族人响应号召。不知孔子地下有知,会不会怒发冲冠,将葬其后代的孔林一把火烧了?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